黄道让
2013-5-3 16:52:52更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黄道让:
清末著名诗人,字师尧,号歧农,生于嘉庆19年(1814),祖居临澧县新安镇黄家棚,后迁入石门县新铺黄溪峪。卒于同治7年(1864)。

50岁寿辰时,黄道让将其诗作800余首,加上文稿两卷,刊印14卷《雪竹楼诗稿》,引起学界轰动,为之作序、题词、评点、笺释者达260余人。

1988年5月,岳麓书社精选《雪竹楼诗稿》264首,加上其孙黄右昌诗119首,合编出版成《湘西两黄诗》。
岳麓山爱晚亭柱上的“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的名联就是黄道让杰作,名联言简意赅,仅寥寥数字,囊括尽天地间无边景色,又使人顿觉胸怀豁然开阔,似有神巡汗漫之感。自清朝咸丰年间起,至今一百多年来仍然烩炙人口、动人心弦。1961年12月26日毛泽东至周世钊信云:“秋风万里芙蓉国,暮雨朝云霹荔村。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同志,你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岂不妙哉?”
道让先生生平颇具传奇色彩,其父黄庭桂为清朝例进士,母程氏,夫妻教子极严。先生少即聪慧,刻苦好学。3岁吟李白的《静夜思》,一遍成诵。4岁读唐诗宋词。6岁读《四书》,吟成《青山》诗。10岁父教以“存心要忠厚,吃亏在其首”遂命名“道让”。17岁中秀才,18岁成廪生。自此后,赴试凡九蹶。咸丰10年(1860),他47岁时赴京会试朝考:作一论一疏,得主考官佳评:“纵横跌荡,笔意仿佛韩苏,诗亦超隽”。因而取第三甲进士,旋签分工部主事,营缮司,诰封奉直大夫。这际遇在我国封建社会总崩溃前的清末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当时“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巳成时尚。士人热心作吏,朝廷公开实行捐纳卖官制度,为跻身官场,诸多人不惜使用迎合、钻营、朦混、罗掘、倾扎之手段以求一逞。然道让先生性耿直不阿,真正看淡封建王朝的功名利禄,尤其深恶痛绝官场的腐败黑暗,仅为官二年便毅然辞官而去,据说先生前大半生屡试不第,是因“以书法不中程式”。但真正的原因是他思想“不合于时”。正是这种“不合于时”的思想,使得先生摆脱尘网名缰利锁的羁绊,从而使得中华文苑凭添一位不可多得的诗人。

先生弃官之后,寄情山水,周游祖国名山大川,饱览各地古迹胜地。东经齐鲁,南浮洞庭,西越潼关,北涉幽燕,所到之处,与当地名流贤达、文月诗友相唱酬,尤与湘中名士何绍基、王先谦等人友善。这时,他的诗艺巳达到炉火纯青地步,加上他学识渊博,目光敏锐,每成一诗,广为传诵。

天命年之后,客居长沙,整理、编纂《雪竹楼诗稿》,得诗800余首,辑为14卷,附文稿一卷。

同治6年(1967),适逢他的师长、清朝大学士刘昆任湖南巡抚。先生抱集请刘昆作序,刘欣然命笔对《诗稿》给予了至高无上的评价。称之为:“无体不备,无美不臻,大抵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独造为字,以沉雄为贵,以随手拈得为妙,以言人所未言为新,以言人所不能言为能,以言人不当为贤。天生健笔一枝,独往独来,能发能收,无不达之意,无不举之词。超法结法。超然悠然。由于意在笔先,味在言外,音在篇章之余,气象胸襟在四海之遥、六合之表。故其为诗也:如高士、如羽客、如将军,如丽人,如种出土,如潮掀天,如游丝袅空,明月铺雪,于此道中,可谓自辟一境矣。”

自此,诸多著名学者纷纷题词不绝:

“公然李杜文章外,尚有苏黄未尽诗”(王先谦语)。

“只恐前朝杜与李,未免闻风地下卢。”(陈嘉漠语)

“天涯浪迹无狂态,早岁辞官有性真”(何绍基语)等等,赋诗者竟达200余人之多。

前文所举“西南云气”名联,即摘自《雪竹楼诗稿》卷六(重登岳麓)七律中之颔联:

万壑风来雨乍晴,登高一望最忪惺。

西南云气来衡岳,日夜江声下洞庭。

我发实从近年白,此山犹似旧时青。

读书老友今何在,古木秋深爱晚亭。


既曰《雪竹楼诗稿》,自然不乏咏雪佳构,如《雪》第三首:

不等春来到处飞,看看蓬荜也生辉。

晨惊屋漏鬼神暗,暮觉山门车马稀。

野渡无人孤鹤立,空山有路一樵归。

大家依样葫芦画,那管红颜说是非。


真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给人以魄力沉雄、飘飘欲仙欲醉之感。又如《雪》第四首:“当风古树枝头少,断火人家瓦上多”,尤关民瘼之情溢于言表。其咏雪实乃诗人纯洁灵魂之写照。

同治7年春(1868)《诗稿》刊成后,先生即返故乡临澧,这年农历8月15日竟溘然辞世,享年55岁,葬故里岩门口青山尾。

先生一生吟哦不辍。著作甚丰,据说生平诗以万计,诗多发之于心,继之以铸。《诗稿》问以世来,深为名公推崇,也为大众喜爱。为其注、评介者多达260余人,有人称卷中有些名篇甚至可以与杜甫、孟浩然作品媲美。因供不应求,直到1933年,还由临澧兰石印书局再次翻版重印。可见《诗稿》之绝妙、诗艺之高超!

道让先生一生淡薄名利,写诗成癖。他的诗作正如他所说那样:“我自写我意,那顾与世左,此事三十年,垂老不知惰。”

“呕穷心血曷为哉,要博名公眼一开”。

“吟肩一耸百千首,恰少人间嚼蜡词”。无论是在咏古、忠孝、讽谕、乐府、清淡、艳体、牛鬼蛇神、野狐惮等方面,均以自己的独特风格,谱写一部瑰丽诗卷。

读道让先生的诗是一种高层次的享受。他老人家特别提醒、告诫读者:“楼名雪竹君知否,一片冰心老更虚”呵!

道让先生在生两袖清风,死后也没给子孙留下多少产业,只是留下一脉雪竹家风雅韵。

其诗孙黄右昌也是民国年代知名诗人,自号喽子,辑有《喽江诗存》千余首。同时,他更是我国著名大法学家,【罗马法】大家,素有“黄罗马”之称,

其重孙黄宏嘉早年留美、获密西根大学硕士学位,中国科学院院士,上海大学名誉校长,我国著名的微波光纤专家。1986年10月,第10届国际光纤通信会议在美国举行。黄宏嘉等五名杰出科学家被授予“世界光纤之父”的称号。1987年4月,美国同行以最隆重的升国旗仪式,对到访的“光纤之父”黄宏嘉国宾般的礼遇。

重孙黄宏煦、黄宏荃。重孙女黄绍湘、黄颂康等人,大都或留学国外,或任教欧美,或扬名海内外,均在各自专业领域中出版专著多部,皆为卓有成效的驰名学者。

黄家后辈深受“雪竹家风”的薰陶和激励,子孙发达兴隆,数代兰桂腾芳,在近代为中华民族传为佳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公然李杜文章外,尚有苏黄未尽诗


——晚清诗人黄道让的几首咏岳飞

按:愚于读秀翻阅古诗,偶读晚清诗人黄道让几首咏岳飞诗,不觉为之一震。咏岳之诗,自宋以后,蔚为大观,其间多有高手名家不朽之作,而黄氏之作别开生面,且有后来居上之势,诚为才高笔健,无怪乎一时名公争相推奖,而王先谦有“公然李杜文章外,尚有苏黄未尽诗”之盛赞。抄录以共赏,且以为推荐。



岳武穆墓

卧作长城立作山,坏之容易撼之难。
死无故土埋骸骨,生有皇天照胆肝。
侠剑未销千古撼,儒书犹想百身拌。
墓门草木威风凛,谁敢吴峰立马看。


汤阴谒岳武穆祠

深宵抚剑气如虹,收拾河山局未终。
涅背四言三字了,金牌一日十年空。
天生将略兵书外,帝忌臣心马角中。
我欲招魂归故里,登城高唱满江红。

提刀酌酒指黄龙,还我中原并两宫。
不日贺兰当立马,满天飞鸟竟藏弓。
臣方致命风波里,后尚茹斋冰雪中。
军令何如君命重?可怜李牧亦英雄。


汤阴岳武穆庙前跪列五人像

一言断送宋山河,盖世英雄唤奈何!
五百余年天道复,我王偏少尔偏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