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热工业园摄影图片展
2013-5-3 16:02:38更新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你比月亮站得更高
宋庆莲

傍晚的工地,你还在挥汗如雨
你比月亮站得更高
和一根钢筋握手,与一块砖头说话
工业园的骨架在云朵里陈横
你那粗糙宽大的手掌
猛烈地揪住了蓝天里的神经
圆圆的月亮,象一根银色的火柴
擦亮了宇宙,亮在底处
是你踩在脚下,最明亮的沉默


铸 造
宋庆莲

一段一段的钢棒
以梦相托,以身相许的铸造
经过凤凰涅槃的重生
换取通体透亮的燃烧
再将钢铁般的心
经过体内火焰的烘烤
把钢铁的魂——
铸造成心空永远的太阳
气 门 闩
宋庆莲

气门闩
是一张张暗藏力量和火焰的碟
是光是影的梦幻诗意的铺开
在我的眼前
开出闪闪的花
闪闪的等待
等待沉默的身体被火打开


离土不离乡
宋庆莲

松开了祖辈紧握千百年的犁锄
松开了紧捏在掌心里的一撮泥土
穿上工作服,挥了挥手
决不是对田野的叛逆
而是要让片土地腾飞
走向工厂很近,无需雨伞和行囊
横过家门口宽大的公路就是厂房
花儿在这里盛开,梦想从这里飞翔
欣喜、激情还有歌唱……
跳跃的青春,依然浪漫在
我出生的地方——故乡

绽放的面之花
宋庆莲

麦子,无数颗饱满的麦子
用粉身碎骨的合声歌唱
走出面粉湿润的内心
将身体拉得细长
经过火焰和阳光
以面之花的姿态绽放
给你我营养,给世界营养
火热工业园图片展前言结束语
【发布日期:2012-5-9 16:13:45】【来源: 】【阅读次数:130】【打印 关闭窗口
《火热工业园图片展》

前言

这,是一部“光”与“影”的史诗!
这,是一部“薪”与“火”的传奇!
历史最钟情于伟大的社会变革,艺术则热恋着那些创造历史的劳动者。请看,这里,支支镜头,瞄准的是农业县的工业亮点;这里,幅幅图画,凸显的是工业园的涅槃精神。
曾经,那是湘北丘岗的一片荒烟漫草;曾经,那是南楚古道的千载农耕文明。是“改革开放”的春雷,唤醒了经济模式的酣眠,是“工业强县”的胆识,催生了产业结构的蝶变。那些年,临澧的农家小院,曾聆听高层领导的远见卓识,那些天,当年的生产队部,领头雁们唱响美丽憧憬。高瞻远瞩,目标直指高新主流的明天;筑巢引凤,精诚所至只为早日实现小康。每份来之不易的合同,都蘸满创业者滚烫的心血激情,每次庄严神圣的奠基,播种的都是参天大树的金色种子。
苏醒了河山,震撼了天地。一座座山丘,昼夜间变幻出沙场秋点兵的壮观;一张张蓝图,沉甸甸抒写着劳动者多彩的梦幻!铁流奔驰在燃烧的土地,钢筋编制成坚实的基盘;座座铁塔亲吻着蓝天白云,串串汗珠冲刷着落后贫穷。车间宛如一部部壮丽的五线谱,锭辊收藏着一卷卷梦幻的蒙太奇。日出里,闪耀着建设者挥汗如雨的剪影;焊花中,绽放出临澧人伟大的“青山精神”。那分明是一张农民的脸孔,但眼神中充满着工业自信;那分明是一双老粗的大手,但稳健中俨如熟练技工的缜密精准。纤丝绵长,牵系着富民的理想;成品闪光,折射出价值的刷新。谁说山沟里飞不出金凤凰?临澧工业园演绎的就是神话成真。
请看!高高的旗杆头,飘扬着园区人不朽的信念;醒目的厂标牌,装点得工业园灿若繁星。安福太平,看不尽巍巍厂房竞风流,银河星汉,数不清省优国优品牌名;质量是信誉的保证,品质是超越的引擎。先进文化丰富了企业内涵,榜样力量引领着团队疾进。是党委、政府洞悉时空筹帷幄,是刚性政策保驾护航显精诚。“科学发展”,为园区长盛定航向,“创先争优”,给效率翻番供核能。
朋友,驻足这五彩缤纷的画廊前,您是否想生出双翼,与那涅槃的凤凰一起翱翔九霄?! 朋友,跻身这奔腾不息的洪流中,您是否已跃跃欲试,要为临澧的美好明天奉献火热青春?!







结束语

“火热工业园”图片展,在临澧“工业强县”战略取得重大成就的火红岁月向人们走来!这个图片展,是在县委、县政府高度关注和支持下,由县委宣传部主办,县文联和县摄协联合承办,共同向临澧人民呈献的一份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61周年“国庆”厚礼。
各家领导以战略的慧眼洞察图片展的深刻意义,艺术家们以忘我的精神,投入全方位的采拍创作。尤为感人至深甚至可以说惊心动魄的,是许多高龄摄影家为了充分展示临澧工业园最震撼的一刻和最火红的瞬间,他们或夜半即起,步行数里,一次次蹲守那稍纵即逝的壮美;或冒着不测的危险,爬上几十米高的铁塔,以求取得最佳摄角和机位,从而创作出那一幅幅精彩震撼的写实精品。这里展出的“孕育”、“呵护”、“建设”、“腾飞”四大版块共约200幅图片,少数来自历史,多数取自现实,是这些历史实景的原创者和艺术再现者们,共同为观众精心酿制了这场珍贵的精神与艺术大餐,进而感染和激励临澧人民在建设家园的历程中,更慷慨地放射出自己的光和热。也许,有的作品看起来似乎寻常,但是,当您真正潜入其历史、社会和创作背景深处时,相信,被点燃的将不仅是您的双眼,而且更是您的一颗心。
展出虽然是短暂的,但展出所激发出来的强县热情和富民雄心,必将永远活跃在临澧这片火热的土地上!

(撰稿 尹徳立)